清華大學教授:中國工科教育把好料子剪成墩佈

清華大學教授:中國工科教育把好料子剪成墩佈

www.drhealthbeauty.com

  帶著日本科教界一行十幾人,日本文部科學省前大臣、中國國際友好獎獲得者有馬朗人又一次來到中國,時間和去年一樣,3月中國國際教育巡回展期間;目的也一樣,來華攬才。用他自己的話說,“解決日本人才短缺問題,除瞭自身加強人才培養,還需盡快地吸引國外優秀人才”。

  今年,除瞭參加“集體活動”國際教育巡回展之外,有馬朗人及其同仁還舉辦瞭一場主題為“以產學研合作推動國際創新”的中日大學論壇,並特意邀請中國科教界尤其是高校領域的負責人參會,希望藉此“向中國取經”。

  論壇上,不少日方人士“吐槽”本國工科教育,“日本工學研究脫離社會”、“工科學生沒有出口”、“理工人才日益重要”等等。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受邀的中國大學校長們在論壇上高調宣傳中國教育發展之迅速,創新工程成果之顯著。

  然而,中國工科教育遠不像大學校長們說的那麼樂觀。正如中國經濟形勢一樣,洶湧澎湃的大江大河之下,暗流湧動。有馬朗人也曾提醒:在上大學毛入學率升高時,“拔尖人才難尋覓”將成為一個國傢遭遇的難題,目前日本就面臨這種情況,而在中國,類似的問題也露出瞭端倪。

  幾乎是同一時間,國傢主席習近平在歐洲訪問期間參觀瞭吉利集團旗下的沃爾沃比利時根特工廠。當中國媒體聚焦於該工廠自2010年被中國吉利集團收購後所取得的諸如產量穩步增長、增加當地就業等成就時,一個重要的細節卻經常被忽略,沃爾沃汽車之所以將中國看作其第二故鄉,更多地是在於中國擁有能夠讓其實現全球復興計劃的“市場”。

  又是市場。中國如果無法走出“以市場換技術”的老路,諸如汽車等制造行業的核心零部件技術方面將永遠無法擺脫對國外的依賴。

  正如一位德國專傢在中國參觀汽車廠後給出的那個意味深長的評價:“我隻要看汽車的鋼板翻邊就能知道是哪個國傢生產的。”中國高等工程教育研究會副秘書長王孫禺就此表示,有很多國外企業到中國來建廠,但是生產的東西就和別人不一樣,如果一個鋼板翻邊就能看出質量如何,這裡面不僅有工藝問題還有人的素質問題。

  這並非妄言。事實上,早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就面臨嚴重的“人的素質問題”。當時,盡管日本高科技企業對工科類人才的需求急劇上升,但年輕人報考工科的熱情卻大幅下降並延續至今。根據日本總務省2009年的估算:決定數控機床自動化水平的數字技術行業,日本缺少近50萬名工程師。

  盡管所處發展階段和社會背景不同,但快速發展中的中國也難以躲開這個“人的素質問題”。根據2013年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研究報告估算,2020年的中國將面臨2200萬人的工程技術人才缺口。這其中很大部分屬於懂得計算機、網絡的高端人才,就軟件產業來說,到2015年從業人員需翻一番,報告認為人才缺口屆時可達300萬。

  高端人才培養的速度遠遠落後於整個制造業發展以及產業升級的步伐,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奇怪的是,當工程師缺乏、合格的工科學生奇缺、優質工科生身價暴漲等新聞滿天飛時,年輕學生逃離工科的現象卻越來越嚴重。國傢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上海教育科學研究院原院長胡瑞文給出一則數據:2010年工學門類本科招生人數117萬,相當於1998年人數的4.4倍,但整個本科階段的招生人數卻同比增加近6倍。不同於法律熱、金融熱,中國市場上的“工程師熱”似乎遭遇瞭“反市場”的尷尬:市場喊缺乏、身價也看漲,卻仍鮮有學生來報考。

  不可回避的一點是,傳統觀念中,不少人認為,“工程師”聽上去是個苦活、累活,甚至屌絲活兒,此外,藝術傢、科學傢都是“傢”,而工程師隻是個“師”,這或許是阻礙學生報考工科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是一個斷層的問題,工程教育應從小抓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產學合作教席主持人、北京交通大學教授查建中認為,國傢需要營造一種“工程崇拜”,他呼籲,“給工程師正名,沒有工程師的創造就沒有我們現在的文明!”在美國,工學教育涵蓋從幼兒園到中學的12年教學過程。而在國內,學生隻有進入大學後才有可能開始接受工學教育。

  傳統觀念讓工程師“蒙羞”隻是一方面,關鍵問題還在工程教育本身。用胡瑞文的話說,“我們的工科教育現在嚴重不適應我國制造業發展的需要。那麼,學生憑什麼來?”

  有人曾說,“現在不會跳舞的人在教別人跳舞,不會炒股的人教別人炒股,不會當工程師的人教別人怎麼當工程師”。而在王孫禺看來,就如同很好的料子,被大學剪成瞭墩佈,還怎能做成西服?

  王孫禺說,現在的大學承擔瞭過多“補中學課”的責任,本應中學解決的素質教育問題直到大學還占用大量的課時,“教育問題是總體的系統工程,這個工程不是教育系統自己能夠完成的,更多的是一個社會工程。”

  麥可思研究院院長王伯慶則將眼光放到瞭校園,“中國制造的決戰在校園”。他認為,能否培養出足夠數量的制造業合格人才,校園裡的作為是關鍵。這和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員薑大源的看法不謀而合,他認為,一個現代的產業制度如果沒有現代的教育體系配套,那中國制造永遠不可能成為中國創造。

  不僅如此,產業界的參與度太低也成為工科人才培養體系的一大薄弱環節。論壇上,廈門大學校長朱崇實列舉瞭產學研合作中存在的諸多問題:科研活動的選題研究方向與產業的實際需求有脫節、大學與科研機構的聯系松散、現行大學的科研評價機制不利於大學科研人員參與產學研合作、企業創新動力不足,等等。

  縱然日本已是全球制造業的翹楚,但依舊為瞭重振雄風四處尋覓頂級產業人才。十年樹人,事關人才培養需要早作打算,還在謀求發展的中國,更當未雨綢繆。正如一些專傢所呼籲的,別再抱著陳舊的課程體系讓年輕學生徘徊在“吃香”的行業門外,也請別再用“去綁鋼筋,去施工”等已經“out”的詞匯嚇跑學生,嚇跑我們未來的大飛機制造者、航母打造者……

  今年,我國第三產業占GDP比重首次超過第二產業,這除瞭說明中國經濟邁入“服務化”時代,還彰顯瞭中國產業結構出現歷史性的變化,也對第二產業尤其是制造業轉型升級提出更高要求,在這個新征途中,可千萬別因為工科教育“升級”慢而拖瞭後腿。

(原標題:工科教育再不“升級”就拖產業發展後腿瞭)

Tags:
hair loss,
acne,
acne scar,
chemical peeling,
抗衰老,
果酸換膚,
扁平疣,
,
雀斑,
色斑,
醫學美容,
美容醫生,
塑然雅,
聚左乳酸,
童顏針,
透明質酸,
磨皮,
脫髮治療,
脫髮醫生,
胎記,
脫疣,
脫毛,
脫痣,
激光美白,
激光去斑,
去斑,
激光脫毛,
暗瘡治療,
暗瘡醫生,
去暗瘡印,
多汗症,
減肥藥,
埋線,
微針,
botox,
sculptra,
restylane,
juvederm,
microdermabrasion,
Laser facial,
Laser hair removal,
hair removal,
Fractional CO2 laser ,
CO2 laser,
moles,
mole removal,
tattoo removal,
超聲刀,
HIFU,
Ultraformer,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