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為何愛組團暴走?媒體:能滿足社交需求

老年人為何愛組團暴走?媒體:能滿足社交需求

www.pakhopprint163.com

  原標題:媒體調查“老年人為何愛組團暴走”?能更簡單地滿足社交需求

  最近兩天,發生在山東省臨沂市的“暴走團遇車禍”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註。此事看似一起交通事故,背後卻涵蓋瞭健身公共場所不足、老年人健身需求等一系列社會治理新問題。對於這些問題,社會是怎麼看的?《法制日報》記者進行瞭調查。

  一死兩傷。

  這次事故的親歷者一定不會忘記發生慘烈事件的那個早晨。

  事發地山東省臨沂市交警部門通報稱,7月8日5時22分許,駕駛人董某駕駛的出租車沿臨沂市蘭山區涑河北街由東向西行駛至臨西十二路交匯東50米處時,與正在晨練的“山鷹涑河黎明健跑隊”隊員發生碰撞,致使丁某、王某、商某受傷,商某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臨沂交警支隊回應,健跑隊行人分別違反瞭《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條和第六十一條規定,即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占用道路從事非交通活動;行人應當在人行道內行走,沒有人行道的靠路邊行走。出租車司機同樣存在違法行為。

  生命的代價不可謂不慘痛。然而,《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不顧生命危險的健身者不在少數。

  暴走人士時常“惹事”

  “天啊,這不是我以前住的那個小區嗎!搬走半年多瞭,現在是什麼情況都不太瞭解,但是當時這個所謂‘老年人暴走團’就非常紅火瞭。”山東省青島市市民金琴口中的“老年人暴走團”,便是今年6月被媒體報道的“主角”。

  據媒體報道,這些“老年人暴走團”每天早上6點後在街上暴走健身,走的路線是位於馬路中間的超車道。團隊裡有人高舉著旗幟,昂首向前邁步。一些車輛隻能慢慢跟在“暴走團”後面行駛。這些“老年人暴走團”有二三十人,主要由中老年人組成。一些大爺大媽掉隊後,為瞭追上隊伍,會不顧紅綠燈一直向前,不看來往車輛,造成交通安全隱患。

  金琴通過微信告訴記者,她以前住的小區是青島市郊一個村子的集資建房。“以前,每天晚上7點半,一大群老年人會準時準點浩浩蕩蕩繞著小區裡的路暴走。老年人暴走妨礙小區行車就不說瞭,最要命的是領隊腰間的那個喇叭循環播放歌曲,非常擾民,我在傢裡都能聽得清清楚楚。我們傢搬傢也有這個因素,沒想到他們最近都走到馬路上瞭”。

  “一些暴走團少則幾十人多則幾百人,呼喊口號並肩行走在機動車道上,甚至有的逆向步行。還有一些暴走人士不註意天氣,選擇在有濃霧的清晨或深夜步行。”金琴告訴記者,近段時間,青島的“老年人暴走團”異常火爆。

  作為土生土長的臨沂人,周先生告訴記者,“‘廣場舞團’的問題隻不過是占地盤和擾民的小問題,占地盤和擾民一般到不瞭肢體沖突或威脅自己、他人生命安全的程度,而且確實有益健康,不多做評價。‘暴走團’占地盤擾民比廣場舞厲害多瞭,在臨沂市最大的廣場,八一路下穿以東的東區夜夜被‘暴走團’霸占,暴走人士還會背著一個超高分貝的大喇叭放歌。有些‘暴走團’更是毫無交通安全意識,占用機動車道暴走是常有的事情,任你怎麼按喇叭都沒用,甚至有時候會在機動車道逆行而且還是在單行線逆行”。

  老人為何愛組團暴走

  為什麼暴走能在中老年群體中流行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不妨先看看什麼是“暴走”。在北京市從事健身行業的李俊雨向記者介紹說,暴走與跑步不同。跑步更偏向於私人,即便是約上同伴或者加入跑團,也並未有多少儀式感。暴走則有整齊劃一的服裝、色彩鮮明的旗幟、節拍明快的音樂、鬥志高昂的口號,參加暴走的人排列整齊,行進速度比跑慢、比走快,類似競走,“厲害的隊伍能這樣連續走1個小時”。

  按照專業人士的說法,“暴走團”顯然不是鬧著玩兒的松散團體,要達到大規模,必須組織嚴密,結構清晰。

  當重新梳理“暴走團”的定義後,也許人們或可理解一些退休在傢的老年人為什麼會紮堆加入其中,並樂在其中。

  “人口老齡化加劇,子女遠在他鄉,離退休老年人雖然年齡大瞭,但他們同樣有社交需求,同樣需要交朋友。”在北京市西城區月壇社區從事心理健康以及健康督導的張麗對《法制日報》記者說,另外,廣場舞對技術要求更高,並非所有人都能學會,無法學會就沒有參與感,而參與感恰好是鼓勵老年人走上廣場舞動起來的最初動力。“暴走團”則不同,人人都會走,人人走的都一樣,相較於廣場舞,它能更簡單地滿足老年人的社交需求。

  正因如此,“暴走團”的參與者總量逐漸攀升,甚至能與廣場舞並駕齊驅。同時,單個“暴走團”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在張麗看來,相關部門在規劃城市過程中沒有考慮到人口老齡化加速問題,沒有留出足夠的公共空間。當訴求不同的兩方人共同出現在相同的公共空間時,矛盾必然出現。比如,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廣場舞大叔怒揍籃球少年。然而,如果後者退讓,就會出現“暴走團”占領機動車道的情況。“作為城市管理者,地方政府一方面要引導暴走鍛煉者遵守交通秩序、註意自身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考慮開辟專門的步行通道,為市民健身提供安全的場所。如果有專門的城市人行步道,相信在機動車道上暴走的人群會大幅減少”。

  不過,在法律界人士看來,公共健身場所不足不能成為“暴走團”走上機動車道的理由。

  北京律師鄒航對記者回憶說:“我上大學時,學校有個輪滑社。有一段時間,輪滑社成員覺得學校裡空間太小,於是半夜出去掃街。他們戴著頭盔、護肘、護膝,半夜在中關村北大街和北四環上滑輪滑。半夜沒車,十多米寬的馬路多爽啊,有不少輪滑社成員覺得自己成瞭馬路之王。結果有一天,來瞭一輛滿載的大掛車,出瞭車禍,有同學喪生。這起事故發生後,輪滑社再也不敢上街,隻在學校裡活動瞭。很多時候,隻有出現血的教訓乃至生命的代價,大傢似乎才知道遵守規則。”

  來源:法制日報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