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便衣警察工作:每天睡兩小時 有傢不能回

揭秘便衣警察工作:每天睡兩小時 有傢不能回

www.pakhopprint163.com

  原標題:[深度揭秘]“便衣警察”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最近,“便衣警察”受到瞭很多關註,原因你懂的。

  對很多人而言,這是一個“特殊警種”。神秘、低調,甚至有一些“可怕”。感覺上,他們似乎同“臥底”有點像:平日裡,泯然眾人,也許與你擦肩而過,都發覺不出;出手時,畫風劇變,“收網”擒人,動靜往往不小。

  然而,這一切依舊隻是想象。“便衣警察”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由於該崗位的特殊性,很少有人能說清楚。直到長安君(微信ID:changan-j)看到瞭這則新聞——6月初,三個專業“碰瓷”團夥被北京警方打掉瞭,47名嫌疑人落網。幕後主力,正是便衣警察。

  便衣,怎麼執法?他們究竟是天使還是魔鬼?長安君走近瞭北京市公安局便衣偵查總隊,讓聚光燈,照到這個神秘的群體——

  便衣警察是做什麼的

  深夜,一個路邊大排檔。

  某位男子,正陶醉地嚼著麻小。一位女子現身,主動攀談道:“大哥,這麼晚出來喝酒啊?”“嗯。”

  男子有可能將這解讀成一場艷遇。但他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這,也許是一個經過策劃的“碰瓷”案的開端。

  幾十分鐘後,北京環路上,可能會出現一場瘋狂的車輛追逐。涉酒的男子,會被“碰瓷”團夥確定為下手對象。他的汽車,會被一輛乃至幾輛犯罪分子駕駛的凱迪拉克等豪車,故意碰撞。由於抓住瞭他們害怕暴露的心理,“碰瓷”團夥屢屢得手,勒索高額“修理費”。

  也有沒得手的,因為車主裝瞭行車記錄儀,或是直接報警。

  接到好幾起類似報警後,警察該出馬瞭。神出鬼沒的“碰瓷”團夥,怎麼抓?主力,是便衣警察。

  便衣警察是做什麼的?在北京市公安局便衣偵查總隊,得到的回答是:“刑事案件的前期偵查,以及一部分後期抓捕,是會出動便衣的。”

  回答這個問題的,是全程參與破獲“碰瓷”案件的便衣刑警小A和小B。在他們眼中,“便衣”並不是唯一的工作。警官A還是更願意認同自己,“是一位刑警”。

  便衣警察,有必要嗎?A說,抓賭、反扒、搶劫。。。。。。很多街頭侵犯財物類犯罪,無便衣,幾無可能破獲。“比如,某村有賭局,開賭局外頭都有崗哨。如果穿制服現身,一看到警察,人傢電臺一通話,賭局就散瞭。”

  《公安機關人民警察著裝管理規定》中,第3條和第4條明確規定瞭“不宜著裝的情形”。

  “便衣執法,不是隨意執法。”A說,便衣執法,主要在“發現犯罪”的環節——即偵查和獲取證據的階段,“比如這次碰瓷案,證據和犯罪分子的關系網不容易獲取,需要蹲守。為瞭不讓證據滅失,或者驚散犯罪嫌疑人,以便衣的形式較為安全。”

  到瞭收網時,警官A表示:“怎樣有利於抓捕,就怎樣來。”這意味著,在一些後期抓捕的場合,也會有便衣身影。

圖:新聞報道中的便衣警察。

  著裝不一樣,但一樣要“依法”。據介紹,便衣警察在執行任務過程中,也要嚴格按照刑訴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去采集和固定證據。“不到萬不得已,我們是不會暴露身份的。因為一旦暴露,可能就會影響整個案件的進程。”A說,“但我們肯定會向執法相對人出示證件。”

  便衣“蹲守”時都在幹什麼

  談起此次打掉“碰瓷”團夥,兩位警官坦言,並不容易,前後歷時幾個月;最初始的線索,是從數千條信息和海量報警中“篩”出來的。

  所幸,在北京市公安局便衣偵查總隊、豐臺警方等的合作下,他們發現,有兩起“碰瓷”,都指向同一輛白色奔馳,這輛車的發動機號一樣,卻掛著兩個不同的號牌。真相,正在抽絲剝繭而來。

  警官B還原瞭便衣所做的事情:通過白色奔馳車,他們先摸清瞭整個團夥的社會關系。“碰瓷”團夥組織內部,有著明確分工。成員中有負責開車的,負責放哨的,負責物色事主的,還有助威的。團夥中也有女性,就是前文提到,去套問事主“是否喝酒”的角色。

圖:犯罪團夥成員復雜,警方分析案情、多頭行動。

  蹲守耗時漫長,遷延月餘。

  警官B說,“碰瓷”團隊作案的作息,是每天下午出動,晚上或者凌晨幹活,凌晨四五點鐘“收工”。“我們要跟著他們的節奏。”

  一個月來,便衣警察的作息是:每天下午在團夥出來之前,守著,等他們出來,開車跟著他們一道,等第二天凌晨他們收車瞭,便衣警察也才收車。

  每天能保證多久的睡眠呢?警官A的回答是:“兩個小時。白天,還有查證工作需要做。”

  不言自明的是:便衣警察的偵查,會隨著嫌犯的移動,不斷變換地點。

  在蹲守“碰瓷”團夥中,便衣們最遠跟到過河北。“當地有一個飯館,一個大排檔,還有一個群居據點。‘碰瓷’團夥到瞭以後先吃飯,並且把車藏在非常隱蔽的地方。便衣警察人分兩組,一組‘人盯人’,另一組‘人盯車’。吃飯時,團夥有時也會找下手對象。幹第一起案件時,基本也要等到晚上9點以後瞭,因為目標這時才會喝完酒。”A說。

圖:“碰瓷”團夥的作案車輛。

  一個問題是:便衣警察怎麼吃飯?回答是:有條件,就各吃各的;沒條件,就先扛著。

  兩人說,偵查中要不動聲色地落實嫌疑人的住處,要耗費很大精力。“一次,在調查中發現,團夥成員有時會夜間集體外出就餐。為瞭摸清成員數量和每一位的確切住址,那次我們兵分三路,從晚上7點多,一直跟蹤到第二天凌晨所有人回傢。”警官A說,“這事一個人幹不瞭,必須要一個團隊。”

  言談中,兩位便衣警察基本不用“辛苦”這個詞,隻說:有傢回不去。

  “有個同事,愛人身體一直不好,孩子上初中,最需要人照顧,可他回不去傢。”“有個同事,孩子今年高考,回不去傢。”“基層民警裡,‘雙警傢庭’很多,都是各忙各的那攤事,一個月見不瞭幾次面。”“我們隊一個孩子,他愛人預產期是7月底,卻隻能一個人在傢克服各種困難。”“有個小偵查員,剛結婚。我們戰鬥這一個多月,每天凌晨四五點鐘他才到傢……反正,我看他媳婦基本很少搭理他。”

圖:一位便衣警察與傢人的聊天截圖。

  他們也許不會料到,這期間,“便衣警察”幾個字,正在輿論場中漸成貶義詞。

  便衣眼中的自己:不希望被另眼看待

  5月初以來,“便衣執法”引發不少爭議。

  便衣們怎麼看自己?兩位的回答比較簡短:“無論幹哪一行,都需要有韌性,需要堅持,當警察也不例外。”

  “從內心深處,能堅持下來的,一定還是對警察從事的工作有興趣。因為在工作中,你肯定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困難。有興趣、不放棄,才有可能堅持住走。”警官B說。

  他們說,他們不希望被另眼看待。

  “一個行業,它的好壞,不在一個人兩個人身上。”警官A說。警官B補充瞭一句:“警察也是人,也有傢,大傢在這點上,是平等的。穿上這身制服,為什麼就要分別看待呢?”

  警官A是北京人,在他的經驗中,這是一座日常節奏很快、常住及流動人口很多的城市。“在北京,一個管片民警,他這個片兒也許管十萬人,是1:10萬的比例。每個人的安全,都很重要。警力負擔是很重的,我不怕‘超負荷運轉’,隻希望老百姓們,能理解我們。”

  警官B話不多,但思考很多。制度的完善在他看來,固然相當重要,但在工作中,他最希望依靠的,還是法治精神。“我覺得,多瞭解一些法律知識,不但有利於老百姓自己,也有利於警察執法。如果雙方都有規則意識、對法律和救濟渠道熟稔於心,警察執法能更規范,老百姓也更願意配合,這不單是呼籲理解的問題,這更是規則基礎上的良性循環。”

  “畢竟,維護社會安寧,是不能沒有執法者的。”他說。

  你猜,言談最後,兩位便衣警察會跟大傢說什麼?

  長安君以為,會是一句箴言,或是一句呼籲。但兩人說的,不是這個套路。B說:“大傢記得,不要酒駕。再就是,都把行車記錄儀裝上,最起碼對自己是一種保護。”A說:“一旦遇見事,還是希望您打一個110,或者撥一個122,還是請相信我們這些執法辦案的民警。”

  兩位便衣警察果然,骨子裡,還是警察。

  便衣警察神秘嗎?似乎是的。他們普通嗎?也是普通人。

  便衣,究竟是天使還是魔鬼?聰明如你,肯定有自己的答案。

  長安君隻想給大傢講個故事,權當作結:長安君有位朋友。有一天凌晨,他突然特別想喝可樂,而且隻想喝百事可樂。他拼命在街上尋找24小時便利店,都沒如願。等他終於買到時,天都開始亮瞭。街上依舊沒什麼行人,他擰開可樂正要往嘴邊送,卻發現有人正看著他。“那是一位很年輕的巡邏民警。直到我向他打聲招呼,他才點點頭走開。”

  那天,他對長安君說,他以前從來沒思考過,為何這座城市,直到凌晨時分,都可以讓人安心漫步。

  有句話說:“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不合格的負重者,請他出列;而合格的負重者,仍有資格讓人心存敬意。

  你說呢?

  轉自長安劍微信公眾號ID:changan-j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