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新洲潰堤被指工程腐敗 兩負責官員曾落馬

武漢新洲潰堤被指工程腐敗 兩負責官員曾落馬

www.pakhopprint163.com

據新華社,7月1日晚,湖北武漢新洲區舉水河發生特大洪水,鳳凰鎮鄭園村陶傢河灣舉水河西圩垸發生潰口,口門70多米,附近6個村莊、1個社區被淹。

歷史上被淹的武漢

  原標題:武漢新洲潰堤傷口上,竟有貪官撒過鹽

  當全國四分之三的省份、一千多縣域的土地上洪水泛濫;當受災人口高達三千多萬,因災死亡近兩百人,因災損失數百億元;當我們的武警官兵戰士以血肉之軀奔赴在抗洪搶險第一線……

  當武漢成為一座漬城,武漢新洲舉水鳳凰西堤潰爛的傷口上,卻傳來工程腐敗的“噩耗”。不得不說,在災情面前,這是最大的悲情。

  潰口發生後,據媒體報道,當地村民和官員稱,舉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沒有加固。“從很小的時候就聽說瞭好幾次國傢財政撥款維修加固堤壩,但是最後也沒見著修。”

  而和這種“無作為”的局面“相映成趣”的是,2014年,武漢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間,經其手涉及受賄的工程總造價已經接近10億元,其中就有舉水河舉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價為3186萬。

  而武漢市水務局原巡視員劉東才也被指控牽涉進舉水堤整險加固工程中,2001年至2012年期間,其利用擔任武漢市水務局副局長、巡視員的身份,曾收受湖南省建築工程集團總公司武漢分公司副總經理沈某10萬元,助其在武漢市連江支堤舉水河東堤加固工程施工過程免受地方勢力幹擾。

  冥冥之中,它們共同構成瞭這起潰口,甚至一場洪災的因果循環。

  現在看來,1998年的那場滔天巨流,留給我們的教訓還不足夠。

  據悉,“豆腐渣”一詞,便是從1998年的洪水問責中,衍生而來。當年,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大罵“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洪水過後,很多地方主政官員被問責。

  而順著歷史的洪流上溯,在與洪災的博弈中,湧現瞭諸如王景、范仲淹、潘季馴等不少治水名臣,但也有更多的地方官員,匍匐在瞭工程腐敗的巨浪之下。

  有清一代,雖有靳輔治水和著名的荊州萬城大堤,但“冒破物料”的罪名,也屢被地方官員觸及。所謂“冒破物料”,是指在公事修造過程中,工匠、主管官吏侵欺物料,虛數開報或督察官吏知情扶同,怠慢誤事。“冒破物料”是清代工程興建中的一大積弊,在堤壩道橋的水利修築中,極為普遍。

  歷史或許從來如此,但歷史需要不斷進步。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1998年之後,我們看到瞭國傢天文數字的水利投資,習慣瞭各種水利工程的“固若金湯”,“豆腐渣”工程似乎已經銷聲匿跡。但是,這場洪水,又是讓一些水利腐敗現出原形的時候瞭。

  而需要追問的是,既然腐敗案早在數年前被發現,那麼相關被腐敗感染的工程,是否又經過再次補修和驗收?查瞭腐敗官員,水利工程的質量問題,不應被反腐政績掩蓋。相反,涉及到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它理應更加被重視。

  洪水來瞭,有些腐敗已無處藏身。在這次抗洪救災後,我們有必要自省和銘記,當潰堤和腐敗聯系在一起,那就是更嚴重的後果,潰敗。

  而禍患積於忽微,在日常的工程監管中,管好權力之手和腐敗欲念,就顯得尤為重要。

  在此,有必要分享一個老段子:

  A君、B君分別到A縣、B縣任縣長。A君勵精圖治,治理水利。B君碌碌無為。洪水至,A縣無事,B縣澤國。B君月餘親躬災區,與民同苦。年終,B君獲獎升職,A君無名。

  但這個段子沒有道出的是,我們在每一次的災害聚焦中,如果隻關註官員“正在進行時”的表現,而忽略瞭日常考核和監督,有可能褒獎的不僅是庸人,還可能是罪人。

  不好意思,好像扯遠瞭。

  遠嗎?洪水就在眼前。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