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花費數萬元應聘高姐卻成垃圾清潔工

女子花費數萬元應聘高姐卻成垃圾清潔工

seo.zoapcon.com

淮南一中介的宣傳欄
  近日,孫儷等三名淮南女子交瞭近兩萬元報名費,被中介忽悠去福州參加合福高鐵“VIP乘服員”面試,最終卻隻當上瞭垃圾清潔工。日前,安徽商報記者赴淮南、福州等地調查暗訪,在一些中介、所謂的職介經紀人和勞務派遣公司的暗合“契約”下,孫儷等三人的遭遇已非個例。在福州,有上百名安徽女孩交瞭數萬元報名費給中介,卻經歷瞭一場偷換概念的“高姐”應聘。她們有人離開卻無處維權,有人隻能在崗位上忍著眼淚默默承受。

  穿上筆挺標致的套裝,在高鐵上當一名高姐,是不少女孩的夢想。淮南女子孫儷今年30歲瞭,這個夢想仍未褪色。淮南起航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就業顧問管某稱,有機會把孫儷安排進鐵路系統。 6月,孫儷拉上好姐妹劉聰和蘇梅分別交瞭18500元報名費,可等上崗時三人才發現,真正的工作隻是餐服員或保潔員,待遇與當初承諾的差別巨大。

  報名:老同學幫圓“高姐夢”

  今年年初的一次同學聚會上,30歲的孫儷遇到多年未見的男同學管某。管某在淮南起航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當就業顧問。聊工作時,管某稱他把不少女孩安排進鐵路系統,成瞭高鐵乘務員和乘服員。

  5月底,孫儷叫上好姐妹劉聰和蘇梅,來到公司報名。孫儷回憶,管某聊到高鐵職位時坦言,她想當乘務員已經超齡,“我們招聘乘務員在23歲以下,你這個年紀,隻能當乘服員”。“乘服員一個月拿到手的綜合收入有四五千元。”管某還說,還享受上二休三、五險和免費乘高鐵等福利待遇。

  僅報名費花掉近兩萬

  劉聰和蘇梅也因超齡原因,被顧問遊說報瞭高鐵乘服員。28歲的劉聰告訴安徽商報記者,三人每人交瞭18500元報名費。孫儷回憶,當時管某也承諾,“如果面試被刷掉,我們會把報名費全額退還。”

  劉聰說,她們三人在起航提供的“學員崗位面試交款合同單”上簽瞭名。在劉聰提供的合同單上,記者看到,在“本單位責任”裡有一條提出,“學生面試成功,由於自身原因未能上崗,本單位不予退還報名費用。”

   準備的考題都沒用上

  6月10日前後,三人去福州面試乘服員,同行的還有十幾個女子。孫儷說:“出發前,帶隊老師給每個應聘人員準備瞭數十道面試可能遇到的考題,做瞭普通話、禮儀方面的培訓。”

  坐瞭近10小時火車,劉聰等三人來到瞭福州市福建動高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此後幾天,她們逐一通過瞭身高、體重等簡單檢查,來到瞭最終面試現場。

  劉聰稱面試官的問題跟事先準備的完全不對路。“隻問瞭‘為什麼要選擇做乘服’,‘兩年內是否打算要孩子’等問題。”劉聰說,不到五分鐘,她就被告知可以出門等結果瞭。孫儷和蘇梅準備的“考題”也沒派上用場。

  想“通過”再交兩千元

  面試第二天,蔣姓領隊男子找孫儷和劉聰私聊。“他說面試官對我們倆的印象不錯,就是年齡跟其他女孩子比沒優勢。”劉聰說,“蔣某建議我和孫儷再掏3000元,由他私下轉交給體檢官和面試官,錄用這事兒就十拿九穩瞭。”“當時我們倆身上隻有2000多元現金,都拿出來交給瞭蔣某。”劉聰說,拿出這錢時,她心裡不是滋味兒。

  交瞭錢,面試當天就有瞭結果,孫儷、劉聰和蘇梅全通過,這讓三姐妹對“好工作”充滿期待。

  上崗:半月當保潔半月當餐服

  隨後劉聰等人被福建動高方面送去福建海洋職業技術學校,培訓最後一天,孫儷和數十名乘服員試乘高鐵,“列車從福州開到瞭上饒。”孫儷說,其間,她們感覺與列車上的乘務員格格不入,“我們就像空氣,沒人帶我們,也沒人理會我們”。

  試車後,心情低落的三人詢問福州動高方面有關乘服員的薪酬,“對方告訴我們,做餐服每月算上提成,工資在2800元以內,保潔員轉正後每月在2000元上下”。第二天,孫儷等三人被公司安排輪崗:前半個月當保潔員,後半個月當餐服員。

  中介公司拒退報名費

  孫儷等三人無法忍受巨大的待遇落差,果斷放棄崗位,乘車回到瞭淮南。此後,孫儷多次找淮南市起航人力資源有限公司討說法。

  8月4日,安徽商報記者采訪瞭就業顧問管某。管某說,高鐵服務人員看上去很風光,“但是連日跟車跑,其實很辛苦的。”管某說,孫儷在傢裡做慣瞭嬌太太,根本吃不瞭那份苦。“辭職是出於她自身原因,報名費無法退”。

  蕪湖一女大學生也有同樣遭遇

  近日,安徽商報記者加入一個名為“高鐵中介維權組”的微信群,群裡16名女生均是剛畢業的安徽籍大學生。蕪湖女孩孟麗是其中一名。

  23歲的孟麗是安徽工程大學大四學生,在蕪湖校園禮儀模特圈小有名氣。快要畢業,孟麗想當名高鐵乘務員。今年2月,她在一次校外活動中認識瞭馬某。 5月份,馬某說她認識一個大中介負責人,對方稱隻要交錢,就能妥妥地把人安排進鐵路系統。一番考慮後,孟麗將3.1萬元交給瞭馬某。

  6月中旬,孟麗來到福建動高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面試,很快就通過瞭。然而,她很快辭職,“花瞭3.1萬元,隻讓我幹高鐵上打掃衛生的活。”孟麗說,她認識到被坑瞭,要求馬某退還報名費遭拒。

  消滅無良職介須破除求職潛規則

  花三萬,成瞭高鐵上推車賣盒飯的餐服員;掏兩萬,拿起笤帚在車廂廁所做保潔工……今年6月起,一些無良職介看中合福高鐵招收乘服員的需求,偷換概念,把乘服員包裝成“高姐”乘務員,帶百餘名安徽女孩遠赴福州的勞務派遣公司面試,在“經紀人”、中介以及勞務派遣公司的契約下,不少學歷不高、急於求職的年輕女孩,通過瞭“走過場”的面試。等到落實崗位時,才發現已深陷泥潭。

  “中介能招收高鐵乘務員? ”筆者對話這些女孩時,上至32歲、下至16歲的當事人,都曾信誓旦旦地說“可以”。問題出在哪兒?眾所周知,高鐵上的乘務員,由鐵路部門直招,地方中介不會有機會插手。如此常識性的問題都弄不清,除瞭當事人求職心切,也暴露瞭她們知識儲備不足、警惕性不高。此外,不少女孩明知上當,依然選擇忍氣吞聲,暴露出的則是法律意識淡薄。

  花錢就能成“高姐”,花錢就能擁有好工作,花錢就能怎樣怎樣。在如今的求職者中,懷有這種心態者大有人在,希望這些女孩的教訓能夠警醒有類似想法的人,樹立正確的求職觀,多把心思放在提高修養、增強競爭力上,不要企圖走捷徑。

  當然,我們也不能一味責備受害人。應當看到,這種走捷徑背後有更深層的社會原因:那就是花錢、找人走捷徑確有成功先例;蘿卜招聘、暗箱操作等的確屢屢上演。在求職市場,甚至衍生出“不做潛規則的使用者,則淪為其受害者”的扭曲邏輯。

  因此,要破除不良職介生存的土壤,根本上是要破除職場潛規則,肅清人才招聘不正之風,給違法者以嚴懲。如果“沒有潛規則”成為最大的規則,則類似不良職介休矣。

  (作者: 董源 李妍 吳洋 齊美義 喻學超 歐愷)

Tags:
seo,
seo優化,
seo排位,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