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全媒體記者 印刷 轉型思考:紙媒“新聞1+1+1”

一個全媒體記者 印刷 轉型思考:紙媒“新聞1+1+1”

www.pakhopprint163.com

  “新聞1+1+1”:紙媒的魅力創新

  ——一個全媒體記者轉型的實踐與思考

  張蔚蔚

  報網融合已經成為不可避免的潮流,紙媒記者向全媒體記者轉型也是必然趨勢。杭州日報在報網融合之路上起步較早,已經湧現出一批能采寫、能攝影、同時勝任攝像和視頻新聞剪輯的全媒體記者。我就是從文字記者轉型而來的全媒體記者之一。

  “新聞1+1+1”,意指筆+相機+攝錄機,這是杭州日報文字記者向全媒體記者轉型的一個欄目。全媒體記者既對杭州日報供稿,又對杭州日報網提供文圖和視頻信息。這種報道模式不僅出現在重大突發題材中,而且已融入日報記者的常規報道。在實踐中,我感受到它促使瞭報網深度融合,提升新聞的魅力,還產生瞭比“報紙+電視”更有魅力的化學反應。

  西方紙媒記者數年前就拿起瞭DV和相機,而這種轉型,我們卻是正在進行時。當全媒體全面融入日常報道中,產生的沖擊和震撼不是一點點。當拿慣紙筆的人操起新技術,跨度不可謂不大。

  全媒體怎樣滲入日報常態化報道

  目前,新聞“1+1+1”的全媒體新聞報道形式,已經融入杭州日報記者的常規報道。先看我的一個工作片段:

  一個周六下午3點,我接到一個線人電話,杭州發生重大自來水事故:千噸沙山壓爆城北主進水管,城北大面積停水。這是一條獨傢新聞線索,並且很有嚼頭:沙山由來已久,為何一直移不掉。這次險情勉強抗過去瞭,以後怎麼辦?時值周末,出事地點在城郊結合部,這時叫攝影記者趕來,時間來不及,現場新聞肯定沒瞭。我像往常一樣,操起攝錄機坐瞭1個多小時車趕往出事地點。現場令人驚駭,沙山之下的水管爆破,沙山吃飽水慢慢往下陷,形成巨大泥漿沼澤,十分危險。我走得很近,搶到瞭第一手的照片和視頻。我拍瞭半小時後,現場就是另一種場景瞭。接著,我開始文字內容的采訪。當晚回來,我先寫供報紙刊發的文字稿,然後剪輯視頻,當天就把視頻和照片上傳到杭州日報網,這時已是晚上10點——這是我工作中很普通的一天。

  現在,杭州日報的不少記者已具備全媒體的工作狀態,一有合適題材,就能展開采制“文字+照片+視頻”新聞產品印刷的工作,熟練掌握報網兩套發佈流程,提升瞭媒體的快速反應能力。

  全媒體新聞的優勢體現在三個方面

  為什麼要讓文字記者“新聞1+1+1”,讓攝影記者去拍視頻不行嗎?在實踐中,我越來越感到文字記者轉型全媒體記者的益處。

  第一個優勢:便於突發新聞的實時同步報道,尤其是網絡的實時滾動報道,突破瞭報紙次日才能發佈消息的瓶頸,突破區域限制,擴大所屬媒體的區域影響力。很多現場新聞稍縱即逝,等叫來攝影視頻記者,現場早就失去瞭新聞意義。所以,文字記者向一專多能轉型是必要的,也是數字新聞時代的需要。記者隻有平日進行常態化操練,才能保證臨戰不亂。

  第二個優勢:使日常報道現場感十足,更加生動,有說服力。比如杭州日報報道過《教練車又闖禍瞭》、《國內首座垃圾堆場上的公園開園》、《大三學生用DV記錄一對農民夫婦領養32個棄嬰》、《濱江換乘瞭,是添麻煩瞭還是方便瞭?》、《中老年人為何不願走斑馬線》等,在杭州日報網“杭州都市”頻道、“視頻新聞”欄目都有相關視頻內容。視頻現場和文字報道互為補充,使報道更立體生動,更有說服力。

  第三個優勢:可以進行Flash動畫演示和三維動畫演示。如果說前兩個優勢,是紙媒想辦法和電視新聞競爭,那麼這第三個優勢則是表現出其優於電視新聞、報紙新聞的地方。這成為全媒體新聞的閃光點。

  舉個例子:在今年3月杭州接連發生兩起教練車事故的背景下,我偶然獲知,有位公交公司車隊長創新一種駕培新模式——Flash動畫版駕培案例課。我覺得“動漫交規教學”具有推廣價值,便以《接連兩起教練車闖禍暴露駕培誤區 杭州日報網上有個“動感駕培寶典”》為題,用文字稿在杭州日報上報道瞭這件事,然後把Flash動畫內容放到杭州日報網。當天很多讀者反映這種形式很生動,他們順著報上的網址去看瞭動畫內容。如果按傳統的新聞作業模式,無論是報紙還是電視,恐怕都隻是一則小消息,難以有這麼多表達信息的空間。

  推而廣之,如果遇到合適的題材,比如演示某種創新技能或還原某個現場,都可以運用這種方式,這樣文字報道的魅力就提升瞭。而類似線索的捕捉,因為非現場性,就很需要文字記者的新聞敏感性。

  以前有一種習慣的看法,認為報網互動後,網對報的幫助可能更大。但有瞭全媒體的實踐,我感覺這可以推動報紙讀者逐漸養成對紙媒網站的閱讀習慣。當然,攝影記者兼作視頻記者仍有廣闊的空間,尤其是重大題材采訪,這裡不作展開。

  爭奪網民眼球

  紙媒全媒體報道要註重差異性

  我們在采制全媒體新聞時,先要問一問,什麼樣的人愛好看網絡視頻新聞?隻有盡可能精細地瞭解受眾,才能留住這些高黏著性的受眾。據艾瑞咨詢的《2008—2009年中國網絡視頻行業發展報告》統計顯示,2008年中國網絡視頻用戶已超過2億,占總體網民比重達到78.5%。調研顯示,在個人月收入超過5000元的群體中,偏好新聞節目的比例達到48%,接近其對電視劇的偏好比例(51.1%)。

  再來看紙媒的全媒體報道的優勢:它使其網站兼具瞭三種傳統媒體的表達方式,不但使傳統媒體的新聞在互聯網上得到推廣和延伸,也使新聞信息真正實現瞭立體化傳播,全面、快捷、直觀地為網民提供新聞信息服務,滿足網民對新聞信息的完美需求。但它面前有兩個競爭對手——電視和基於網絡平臺的視頻新聞,因此,差異化報道很重要。

  和電視新聞謀求差異性,紙媒的全媒體報道要充分發揮組合拳的優勢。我感覺,全媒體記者在采制視頻新聞時,在選題上要以新聞事件為主,突出新聞性。同時視頻新聞要及時上傳和更新,突出實時的優勢。新聞的短小精悍,仍是報業視頻新聞的根本,在時間的把握上,每則新聞以2至4分鐘為宜,切忌冗長。確保新聞發佈的準確性,要有精品意識。

  而和網絡平臺的視頻新聞相比,報業視頻新聞在權威性與真實性上與網絡相比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杭州日報曾嘗試過一次網上直播“杭州市文廣新局副局長直選演講”,令本地網民眼前一亮。以後,黨報的全媒體報道還可以拓展時政新聞或政府官員的高端訪談視頻,其優勢更加明顯。

  向全媒體記者轉型要邁過四道坎

  如何同時在兩個舞臺上扮演好角色,是擺在全媒體記者面前的重要命題。通過實踐,我感覺到,每一個試圖向全媒體轉型的人,都要面對以下四道坎,也是四種挑戰。

  第一道:技術門坎

  視頻技術是一門學問。很多文字記者對文字有感覺,但對視頻、鏡頭的推拉搖移、電視剪輯等沒有太多的訓練。文字記者要向全媒體記者轉型,首先就要有從零開始的學習勁兒和勇氣。視頻新聞和電視新聞有相似之處,文字記者在掌握基礎的視頻技術之後,要花工夫對電視編輯有所鉆研。

  歸結一句話是,如何運用鏡頭語言。展開說,如何構圖,如何抓鏡頭,如何設定鏡頭起點和落點,兩個鏡頭之間的過渡怎樣符合視覺習慣又符合新聞因果邏輯關系,以及註意報道節奏,還有同期聲以及話外音的運用都有講究。杭州日報記者經歷過集體培訓和彼此不斷的切磋,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成長。

  實踐之初,大傢覺得晃來晃去的鏡頭看著現場感十足,新鮮有趣。後來慢慢感覺,網民愛看視頻,並不意味著人們喜歡搖搖晃晃、不清晰的畫面和噪雜的聲音。隻有在特定環境下比如突發事件或拍攝條件差的環境下,對於具有珍貴性信息,為瞭捕捉第一現場,網民可以包容穩定性相對差一些。

  剛學視頻,會很喜歡推拉搖移,後來我們發現鏡頭推拉和搖移最好不要同時進行。一個鏡頭的起點和落點要幹凈利落。兩個鏡頭之間的連接不能是太相似的場面,否則會有跳躍感,看起來不舒服。這裡就有鏡頭美學的問題。

  第二道:轉換思維方式的門坎

  剛做視頻新聞時,我們出現過這種情況:拍視頻花三五分鐘,剪輯片子花三四個小時,又累且效果不好,需要的畫面沒有拍到或者拍得不理想。後來琢磨出個道理:好的視頻作品,其實是“七分拍,三分剪(輯)”。這和文字報道“七分采三分寫”道理相通。

  這背後就是一個思維方式的問題。長期以來,文字記者習慣瞭用文字去表達現場或者敘事說理這種思維方式。當轉型全媒體記者之後,則要學會用畫面語言敘事。不僅要掌握視頻拍攝和剪輯的技術,還要掌握一些電視新聞的傳播規律和敘事技巧。如果記者在現場拍攝時就想好瞭如何用鏡頭語言去表達這條新聞,那麼在現場的拍攝段落就會目標明確,後期剪輯也會思路清晰。視頻新聞長度一般在1—3分鐘。拍攝素材一般按10:1的比例,即1分鐘成品片子,需要10至30分鐘素材帶。熟練的攝錄者大約印刷公司可以把這種比例降到5:1甚至3:1。

  歸結一句話,作為全媒體記者,在現場需要靈活轉換文字和視頻兩種思維方式。

  第三道:采訪難度以及溝通門坎

  文字記者拿紙筆,采訪對象往往打開話閘子容易些。他剛剛說得痛快淋漓,你猛地拿出個攝像機,對方往往一怔:“電視新聞才拍錄像,你們報社還要拍啊?”不少采訪對象發出過這樣的疑問。在日常報道中,筆者經常要做一番解釋,精彩的畫面卻無法重演。在單兵作戰的全媒體記者狀態下,就需要花更多時間和被采訪人溝通上,以取得對方的信任。尤其是一問一答式的采訪,如果是單兵式全媒體報道,因為采攝都是一個人,更需要前期的溝通。

  而在突發事件的新聞現場,在鏡頭前,流利的語言表達,也是文字記者要操練的一項新的基本功。

  第四道:體能之坎

  我們永遠不知道,何時會有精彩的新聞出現。這就意味著,全媒體記者的裝備要隨時可用。隨時待命有現實好處。小型DV、相機經常性地隨身攜帶,這對體能就是考驗瞭。還有現場采集新聞的工作強度,比單純的文字記者肯定要大,後期剪輯花費時間也多。

  全媒體報道對新聞傳播方式的影響

  全媒體報道形式的出現,正在對報紙和整體的新聞報道產生深刻影響。這也是我們實踐中的體會。

  第一種影響是文字方面。文字報道風格越來越傾向於短句和口語化,網絡語言用的頻率更高,以往嚴謹的長句和排比等表達方式逐漸減少。這多少有些受網民閱讀習慣的影響。

  第二種影響是報紙報道形態的變化。杭州日報還出現瞭這樣的新聞報道模式:最長的文字消息不超過三五百字,有的隻有標題和副標題。然後把記者采寫、拍攝的更多文字、圖像、聲音等內容“鏈接”到網絡上,報紙稿件末尾都有指向網路版的鏈接路徑。每個記者在網上開設新聞博客,把報紙上放不下、發不全的聲像、圖文全部傳到網絡版或記者博客上,真正做到報網互相補充、互相聯動。

  在國外,《今日美國》報做得比較徹底,其頭版最長的文字消息不超過三五百字。內容都鏈到瞭網上。這樣,報紙稿件可以寫短,版數可以減少,成本可以降低,效益可以提高,新聞信息資源可以得到最大化的開發利用,同時還可以適應讀者快節奏的閱讀需求。

  第三種變化是潛在的。網絡上的全媒體,使紙媒有機會發揮更多娛樂性和趣味性的功能。新聞中有些有趣味性的元素有瞭更多表達空間,比如設計調查表讓受眾體驗互動式的心理分析,或者諸如“吃醉蝦會不會酒精超標算酒駕”之類的實驗新聞實錄等。

  結 語

  未來的信息傳遞模式將成為立體的多媒體,即記者采訪的文字、圖片、錄像等率先在報業網站上實時發佈,然後是報紙上的全面報道或深度分析以及前瞻預測。報紙和網站的粘度將大大增強。當然全媒體記者面臨的挑戰和可提升的空間還很大,需要我們繼續積極探索。

  作者簡歷

  張蔚蔚 1975年出生,1998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後一直在杭州日報一線采訪,為《西湖周末》、《視點》新聞版和《城市新聞》等版面供稿。2009年起轉任全媒體記者,同時擔負文字、攝影、視頻工作。曾被杭州日報報業集團評為十佳記者(編輯),現為杭州日報城市新聞中心首席記者。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